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伤寒大论独擎天,经方之术广济世。

志业古中医,研习针与药,顺势利导调治南北往来人。务祈遂愿默默帮助!

 
 
 

日志

 
 
关于我

怎样算开一张疗疾去病的好处方呢?能体会到诊病遣方用药的节奏韵律,及患家调治药后的欢喜,医者胸怀欢畅的心情和成就感。

网易考拉推荐

《六经定法》之舒驰远片断  

2013-09-09 11:15: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舒驰远《伤寒集注》之六经定法 - 经方中医木易 - 木易---经方中医学徒

    晚清江西名医舒驰远,名诏,号慎斋学人,江西进贤人。活动于清代雍正年间。少好医方,但苦于难通其理,后获交喻嘉言的弟子罗子尚,得《尚论篇》,读后大有开悟,自此专以《伤寒论》为宗, 主要著作为《伤寒集注》十卷,尚有《六经定法》、《痢门挈纲》、《女科要诀》、《痘疹真诠》及短论若干五卷,均附于《伤寒集注》之后。所著《伤寒集注》受俞嘉言影响颇深,以温阳派著称,其学术思想独树一帜。后代很多著名医家深受舒驰远《伤寒集注》之启发。火神派宗师郑钦安在《伤寒恒论》中,所引伤寒论条文悉遵舒驰远《伤寒焦注》,并数次提及舒驰远之学术思想;近代伤寒大家汪莲石,在学术上崇尚舒驰远之《伤寒集注》,后来培养出恽铁樵、丁甘仁等誉满全国的中医名家。
   舒氏学识渊博,是继喻嘉言之后又一温热派大家。他极力倡导凡病皆以阴阳六经辨证为主体的思想。厘订六经定法。所持的凡病皆以阴阳、六经辨证的观点,使他别具匠心地把《伤寒论》中的六经证治归纳分类为六经定法。并以辨阴证、阳证各十六字诀为总纲,形成了临证时有章可循,井然有序的辨证论治体系。

序言
  予素不知医,常过江西访故人舒公两水,乃识其族子。驰远天姿高迈人也,其于轩岐家书独有心得之妙,所至无不桴鼓应者。一日过之,见所作《伤寒集注》,予叩其所以,曰:“仲景《伤寒论》三百九十七法,万法之祖也。叔和已下诸贤咸宗之,而鲜有发明。迨西昌喻嘉言出其卓识,阐发玄奥而尚论之,则仲景斯道炳如日星。奈复有后起诸书各逞所见,以自名家没嘉言之功,叛仲景之旨。某实患之,乃集是书用以补偏救误,务欲学者不迷于所往也。”予聆其言而阅其书,集腋成裘,无美不备。凡所为补救诸家之不逮者,究不外乎古人,亦不泥于古人也。概准之以理,俾不一者,咸归于一矣。顾以予之不知者读之而竟无不知之也。嗟夫,仲景其无患手,嘉言之后有人焉,亦斯道之不容泯也。爰许之序而未即序者六七载。今乾隆己巳秋,乞假归里省母,道经江西,驰远来舟索序,因令付梓以公海?,固足以宣扬仲景,翊赞嘉言,而其补救造化、普惠斯民、功垂不朽者,范文正公之所以拟良相也欤。

       《伤寒集注》开宗明义:是书原为初学而设,不尚辞藻, 凡先贤论说闲文盖置不录,或辞多于意者纂其要而登之, 或意隐于辞者微加损益以显捷之,或先贤有不经意之 字及后世传讹倒乱之句,皆以理正之。《舒驰远伤寒集注》还补充《伤寒论》113方方论,将原方列于条文之下,阐析立方之旨、命名之义及药物性能。评注简明扼要。全书包括仲景原文、喻嘉言、 程应旄诸家注疏及舒氏按语,仅七万余字。书中一扫五行生克、形质气味、 标本中气诸袭虚蹈空之谈。如对黄连厚肠之说亦予以否定,谓:“肠厚与薄,何以辨之?”。对原文不作牵强附会的解释。如第3条,舒氏认为“体重呕逆”四字可疑,谓体重者,里阴也,呕逆者,寒饮上潜也。 二证皆不可发汗,非太阳的对之证,或与太阳兼见者有之 ,未可云‘必’也”。又如对279条亦持怀疑态度,谓“大实痛者,法主大承气汤,非有太阳表证,不得主用桂枝汤”。此外,对大柴胡汤、 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大陷胸汤等条文均提出疑问。 章太炎曾以“妄”字评价《伤寒集注》,却也可见舒氏敢说敢论的精神。重视临床实际,从临床经验出发,不人云亦云。 所谓麻黄汤并非散肺经火郁之方,当为太阳之药;谓甘草泻心汤证是脾胃亏损,虚冷以极; 谓桃核承气汤、抵当汤证是大肠蓄血;谓乌梅丸杂乱无章,不足为法;又 谓注家将第7 条视为六经总纲实“粗疏不合”,各经寒热各有情状,“此发热寒热、无热恶寒二语,何以能括六经之总耶?”著书不尚辞藻,是舒氏治伤寒学的宗旨。

     舒氏称六经具阴阳之理。 因而作为六经分证的思想核心是阴阳分证,所以舒氏称为“六经阴阳之理”,并订出阴阳十六字的辨证总纲。《伤寒论》的六经可以看作是一个阴阳定量的方式,即依据阴阳量的大小而划分成的六个层次。即:阴证——目暝嗜卧、声低息短、少气懒言 、身重恶寒;阳证——张目不眠、声音响亮、口臭气粗、身轻恶热。从舒氏书中可见,凡厥逆之属阴属阳, 舌黑芒刺之属寒属热,呃逆之属虚属实,昏睡之少阴与阳明, 咽痛之有火有寒以及谵语郑声之辨、阳烦阴躁之别,无不以此三十二字为辨证准则, 正如舒氏所谓:“凡辨诸证,总不外此阴阳各十六字。 ”

  
学术思想 
      以六经定法中的少阴病为例,他归纳为:“少阴真阳素旺者,外邪传入,则必协火而动,心烦不眠,肌肤干燥,神气衰减,小便短而咽中干,法主黄连阿胶汤,分解其热,润泽其枯;真阳素虚者,外邪则必协水而动,阳热变为阴寒,腹痛作泄,法主温经散寒,回阳止泄。”舒驰远对《伤寒论》六经形证、理、法、方药,采用逻辑化手段,再结合阴阳辨证之十六字诀,确实对学习中医者指点了迷津。可见舒弛远严谨的治学态度和良苦的用心。证实了阴阳、六经辨证在临床上的指导意义。
      舒驰远在以阴阳六经相结合的辨证思想指导下,在临床上确实起到了执简驭繁、左右逢源的效应。

      舒氏临床每先辨六经,以仲景法活人。其著作中验案甚多,不便悉举, 只看他以麻黄汤催生,白虎汤安胎,四逆汤调经,就可略见一二了。

      他以辨舌为例,“如舌苔干黑,芒刺满口,有因少阴中寒,真阳遭其埋没,不能熏腾津液,法当驱阴救阳,阳回则津回。方如附子、干姜、黄芪、白术、半夏、砂仁、故纸等药。”其证必目瞑嗜卧,声低息短,少气懒言,身重恶寒(此辨阴证十六字诀);有阳明火旺,烁干津液,而舌苔干黑起刺者,法当驱阳救阴,阴回则津回。用药宜斟酌于白虎,承气法。其证必张目不眠,声音响亮,口臭气粗,身轻恶热(此辨阳证十六字诀)。临床中遇到上述舌象、舌苔,大多病情危重,切不能贸然以火热论治,医者务必脉证合参,否则酿成误治,祸不旋踵。笔者曾诊治一卧榻半年不起的病人,面色黧黑,舌苔焦黑起刺,口齿干燥,大便半月未行,食不下,时时口渴欲饮。前医迭进清热泄火,养阴润燥之剂,病情日见加重。医者谓其真阴告竭,滋不胜滋,余诊视时,细揣病情,见患者目眠倦卧,声低息短,恶寒身重,口干不欲冷饮等阴寒见证,投以附子理中10余剂而病瘥。
治疗头痛一证,他批评世医六经不辨,妄投川芎、藁本、白芷、细辛。主张分经辨证,先别阴阳。太阳头痛连后脑,其法分主麻、桂;前额属阳明经,主用葛根;两侧痛属少阳,必用柴胡。认为太阴头痛属痰湿壅塞胸膈,其见症多有脾虚症状,法宜理中。认为少阴头痛属少阴经直中寒邪,阻截清阳不得上达,阴邪僭犯至高之处,则头痛如劈,其必有少阴见证,治当从四逆辈。厥阴头痛在巅顶,认为是阴邪上逆,地气加天,其见症多有腹痛拘急,四肢厥冷,治用驱阴救阳法。厥阴头痛还有血虚肝燥,风火相煽,上攻头顶,痛不可近,见症必有口苦咽干,恶热喜冷,治当养血滋阴,清热泻火之法。在临床中常常遇到久治不愈的头痛,如能以阴阳六经辨证,再结合其他法则,确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舒驰远治疗疑难病,思路敏捷,每以阴阳、六经辨证,出奇制胜,屡起沉疴。如治“邓德宜令正,初起右耳根筋入耳中,走入舌根,舌即缩不能言语,良久方已,日数发,证见胸膈不开,饮食无味,属太阴证。头悬身重,少气懒言,证属少阴。四肢微厥,腹痛拘急,属厥阴见证。且耳中亦属少阴,舌缩亦属厥阴,前医用舒筋活血十余剂而加剧”,他临证时,抽丝剥蚕,心细如发,认为证属三阴里寒证,药用芪、术、砂、半以理太阴;附子、干姜以温少阴;川椒、吴茱萸以散厥阴寒邪。一剂而诸症见减,但又见后脑及前额左鬓之处各起块,大如海壳,赤热而痛。度其初必有三阳表证陷入于里,今得温化而托出,于前方中加入三阳引经之柴、葛、桂枝数剂愈。
    又如治一红白相兼痢疾,身发热,而食不下,前医谓之伤暑,投以香薷、黄连等而病加剧,舒驰远观其证,见恶寒发热,头项强痛,时有微汗为太阳风伤卫分,前额连两侧头痛属阳明少阳经证。胸痞不欲食,证属太阴,而又有少阴之目眠倦卧,少气懒言;厥阴之腹痛拘急,逆气上冲,他认为属陷邪,六经皆俱之证。投以柴、葛、桂枝以解三阳之表,合理中、四逆加吴茱萸、川椒以理三阴,数剂而病霍然。
    喻嘉言曾有逆流挽舟一法,表邪陷里,使其邪还出于表。邪陷三阴,治疗应不废温阳升清之法。在临床中不难发现,对于中医所说的湿热痢,多系细菌性痢疾,用清热解毒的苦寒药的效果远不及在清肠解毒的药队中加入一二味参、附、姜、桂之类的温阳药来得快捷。这不能说不是痢疾的本身就存在脾胃气虚、脾虚湿困的病机。所以说健脾升清,温阳化湿法不管对于治疗何种痢疾都是有着特定意义的。
    从上述所举的几则案例,可以看出舒驰远临床在遇到疑难病时,每以六经辨证为准则,详审阴阳,法度森严,尽管症状复杂多变,但方随证转,丝丝入扣,颇能切中病机,真如疱丁解牛无不中肯。
 

    重视脾肾之气,善用温阳之法

    舒氏临床重视温补脾阳,他认为脾中阳气乃“发育之元, 先天之宰,养生之火种”,脾中阳气贞固,肾中真阳不露, 中阳寂灭,真阳立亡。故凡驱阴回阳之剂,舒氏必用黄芪、白术以培脾阳, 是其特点。可见他对后天有形之迹的重视,而不涉蹈空之谈。
诚然,舒驰远为继喻嘉言之后的又一温阳派大家。他通晓阴阳之理,并且特别重视人之真阳。如他强调:“肾中真阳,禀于先天,乃奉化生身之主、内则赖以腐化水谷,鼓运神机,外则用之温肤壮表,流通荣卫。耳目得之而能视听,手足得之而能持行,所以为人身之至宝也。”他认为,前人之所以重在养阴清热,是由于时代的不同。前人阳旺多寿,参、芪、附不宜用;后人多见阳虚之证,用药多以温阳为法。
舒驰远所倡导的凡病皆以阴阳六经辨证为主体,以及在治疗上阐述特别重视脾肾之气和顾护人体元阳的学术思想在中医临床中有着普遍的现实意义。


    他论述血证不苟同诸家之说,不赞同前人认为“伤寒失表”,肺金受伤或“相火烁肺”之说。认为“人身后天水谷所生精血,全赖脾胃气健,若脾胃失其健运,血乃停蓄胸中,如因忧患忿激,劳心伤力,则动其血。反之,如脾胃健旺,敷布有权,血不停蓄,即使忧郁忿激,劳心伤力等大患率临,也不会吐血。大便下血而不上逆,也认为属脾胃气虚与吐血同源而异派,治法总以理脾健胃为主,他进一步认识到,即使其人委实阴亏火旺,或表邪盛实,也必须重在理脾健胃。或兼表法,或兼滋阴。如治疗魏姓吐血案:“患者吐血冲激而出,证见苔干,口臭,心烦,恶热,终夜不眠,而且黑暗中目光如电等一派阳热证状。”他却认为,此系“真阴素亏,血复暴脱,阳无所附而发越于外,精华并见,故黑夜生明。是阳光飞坠,如星陨光流,顷刻烟灭。投大剂养真阴之品,如生地、玄参、知母、贝母、阿胶、侧柏、童便日服四剂,服二百剂而愈,可第二年九月,旧病复发吐血倾盆而死。”他不无感叹地说:“尔时识力尚欠,仅据火旺阴虚一端,殊不知吐血者,皆由脾胃气虚不能敷布。药中恨不能重用参芪以治病之源。”对于吐血兼咳喘,他认为系中气不足,肾气涣散,胸中之气不能下达于肾,上逆而为喘咳。主张用大剂芪、术大补中气。补骨脂、益智仁收固肾气,以砂仁、半夏宣畅胸膈,而醒脾胃。使脾土健旺,转运有权,肾脏恢复摄纳之权,气下行于肾,而喘咳自止。又如治一陈姓之子吐血“患者吐血甚多,又兼咳唾浓血相兼,喘促不得卧,气息奄奄,投理脾健胃剂,其中芪术用至八钱,世医见其方药,缩腮吐舌,认为芪术提气吊血,是吐血之大忌。而患者服药数剂血止而愈。陈子告之,其家兄弟三人,下辈十人皆为吐血死去其九,皆因过服寒凉清金所致。”他批评世医见血止血,滥用寒凉,体会到“吐血一证,皆由脾胃气虚,不能敷布,法主理脾健胃,宣畅胸膈,使敷布如常,血不停蓄,其病自愈。医家不明此理,希图暂止,谬以为功,独不思停蓄之血,败浊之余,岂能复行经络,况败浊不去,终为后患……”这一认识是值得重视的。确实有不少医者一见血证,皆视为热邪迫血妄行,投以凉血止血之剂,视温热药为鸩毒,毫不敢犯。终至脾胃虚败,气阴两脱而毙者不少。
     在临床中不难体会,治疗血证,无论吐血便血,用清热凉血的机会极少。即或借凉血止血法而血暂止者,无不面黄肌瘦,虚而难复,所见不少消化道出血的患者,经中西医对症治疗而反复出血者,确实常见。甚至最后借助于手术治疗,在临床中我们对于吐血、便血的患者,任用甘温止血法,即益气健脾法,疗效较为可靠。大多数患者不但血止,而且康复得也快。且不容易复发。就连以“阳常有余,阴常不足”立论的朱丹溪也体会到“中温则血自归经矣,切不可投苦寒之剂。”后世的温病学大师叶天士,治疗消化道出血还创制了以温阳益气为主的劫胃水法。可见此言不谬也。
    舒驰远治疗一郁证患者,因家贫,数月郁闷忿怒不已,抱病神志不清,不知昼夜,欲寐不寐。前医用安神解郁药而加剧,症见脉细如丝,饮食不下,翕翕发热汗出,昏眩少气,欲言不出,半夜时胸中扰攘,两气欲脱,五更时方安,日中亦然。舒氏认为此人阳虚之极。肾阳复强,孤阳为阴所迫而下陷,阳从下竭之证。心中烦扰者,因其人抱闷终日,默默不言,静而生阴。浊阴壅遏胸中,冒蔽清阳,所以神志不清,饮食不下。子午二时,阴阳交替,因阴过胜,不容阳进,故有此脱离之象,其所以不寐,认为属于孤阳不与强阴交也。治法应以参,芪,鹿茸之类大补其阳。阳旺阴自消,阴消阳不陷。结果一剂而效,十数剂而愈。
郁证多由七情所伤,情志郁结,气机郁滞而成,类似西医神经官能症一类的疾病。医者对此类患者,除用疏肝达郁,养血安神之药外,别无他法。可他不为世俗所囿,广开思路,深究病机,独用补气温阳之法,因见理确,而奏效捷,为治疗该病独辟蹊径。
    这里不妨再举一例。如舒驰远对于妇科病,认为“经水不调皆因病而致。”他说:“常见有子之妇无论经水调与不调,皆能受孕,其无子者虽月信如期,身终无产。其调经之说竟可以不必,而治病之道不可不讲。”在中医领域中,如此类的争议从来没有停止过。他能通过临床体验,大胆地提出自己的观点和看法,有一定的可信度。

    在他的著作中,确实也存在着一些使人无法接受的观点。

    如对心下痞的认识:“无论由误下或不由误下而来者,皆由阴气痞塞也,当用术、附、砂、半等药扶阳散逆,温中逐饮,三黄断不可用……”如果他着眼于太阳篇53条“无阳则阴独”的阳虚阴盛寒饮痞阻于心下者,用上述的温阳涤饮法无疑是正确的。假使是饮热互传之心下痞,则非用辛开苦降之三泻心汤而不除。
    如论述肺痈、肺痿认为,“咳唾痰血,腥臭稠粘,为肺痈、肺痿也。肺痈之证,面红鼻燥咽中干涩,喘咳音哑,胸生甲错;肺痿之证,口吐涎,饮一溲一,遗尿失音,二证治法,以肺痈宜泻,肺痿宜补之外,均当滋阴泻火,润肺豁痰。愚谓所说非理,肺为娇脏,岂可生痈,溃出浓血,肺已坏矣,尚生乎……其证皆与肺经无涉也,何得谬名肺痈肺痿哉。”又如论述心跳一证时说:“心跳一证,医家谬谓心虚,主用枣仁、柏子仁,远志、当归以补心血,于理不合,心君藏肺脏之中深居于内,安静则百体顺昌,否则,百骸无主,颠沛立至,岂有君主跳而不安,百官泰然无事,治节肃然而不乱者乎,必无此理也……或曰,凡受惊而心跳,跑急而心跳,非心跳乎?是则无庸置喙,于曰:非也,盖惊则气散,跑则气伤,不过阳气受亏,阴气上干而为悸,尚在肺腑之外,安能摇动于内乎?”

    诸如以上的几种观点,当然不为现代医家所认同。舒驰远能在当时那种历史条件下敢于大胆地思维,实践总结,教人以规矩,示人以绳墨,尽管在认识上有不少的偏见,但仍不失为是一位卓越的医学家。

    以上所述,仅仅是舒驰远学术思想的只鳞片爪,并未能窥其全豹,其实他的《伤寒集注》所体现的整个学术思想内涵是极为丰富的,是一位卓有见树和敢于思考敢于实践的医家。

    本于张仲景先师之伤寒论六经提纲而来,伤寒论之六经,经喻嘉言氏尙论篇医门法侓而其道大彰,复经喻氏门人舒驰远由博反约著成六经定法,一生运用六经定法、阴阳十六字辨病法。临床疗效甚佳,今从其遗著中选《六经定法》与大家共赏;

六经定法

太阳病,头项强痛,腰背骨节疼痛,恶寒发热。此为太阳经证。时有微汗者,为风伤卫,法主桂枝汤以驱卫分之风;壮热无汗者,为寒伤营,法主麻黄汤以发营分之寒;头身疼痛,发热恶寒,不汗而出烦躁者,为风寒两伤营卫,法主大青龙汤,营卫互治,风寒并驱。太阳邪传膀胱,口渴而小便不利,此为太阳腑证。法主五苓散以去腑邪。小便不利者,气不行,病在气分,不可用猪苓血分之药,当以桔梗易之。太阳腑证,有蓄尿蓄热二端。膀胱有尿,热邪入而博之,则少腹满为蓄尿;若无尿,热邪入无所博,则少腹不满,为蓄热。蓄尿者倍肉桂,蓄热者易滑石。有为蓄尿过多,膀胱满甚,胀翻出窍,尿不得出,膀胀异常者,名为癃闭,不可用五苓。愈从下利,其胀愈加,而窍愈塞,尿愈不得出。法宜白蔻(宣畅胸膈)、砂仁、半夏(醒脾开胃)、肉桂(化气)、桔梗(开提)、生姜(升散)。此提壶揭盖之法,使上焦得通,中枢得运,而后膀胱之气方能转运。斯窍自顺而尿得出。其少腹硬满,小便自利者,为膀胱蓄血。详见太阳篇。

阳明病,前额连眼眶胀痛,鼻筑气而流清,发热不恶寒,此为阳明经证。法主葛根以解阳明之表。口燥,心烦,汗出,恶热,渴欲饮冷,此热邪渐入阳明之里。法主白虎汤以彻其热。张目不眠,声音响亮,口臭气粗,身轻恶热,而大便闭者,此邪热已归阳明之府。法主小承气汤,微荡其热,略开其闭;加之胃实,腹满,微发谵语者,可以调胃承气汤,以荡其实,而去其满;更加舌苔干燥,喷热如火,痞(胸腹塞)、满(膨胀)、实(胃按之痛)、燥(便闭干结)、坚(按之石硬)。与夫狂谵无伦者,法主大承气汤,急驱其阳以救其阴。

少阳头痛在侧,耳聋,喜呕,不欲食,胸胁满,往来寒热,此为少阳经证。法主柴胡汤以解少阳之表;口苦,咽干,目眩,此为少阳腑证。法主黄芩以泻少阳里热。

太阴腹满而吐,食不下,时腹自痛,自利不渴,手足自温,法主理中汤加砂、半。若胸膈不开,饮食无味,而兼咳嗽者,乃留饮为患,法宜理脾涤饮。若由胃而下走肠间,沥沥作泻者,名曰水饮;若由胃而上入胸膈,咳逆倚息,短气不得卧者,曰支饮;若由胃而旁流入胁,咳引刺痛者,名曰悬饮;若由胃而溢出四肢,痹软酸痛者,名曰溢饮。又有着痹(痛在一处)、行痹(流走无定)二证,与溢饮相似而证不同,乃为火旺阴亏,热结经隧,赤热肿痛,手不可近,法宜清热润燥。若身目为黄,而小便不利,不恶寒者为阳黄,法宜茵陈五苓散;若腹痛厥逆,身重嗜卧而发黄者为阴黄,法宜茵陈附子汤。

理中汤加砂半  :  人参  白术  干姜  甘草  半夏  砂仁

理脾涤饮      :  黄芪  白术  砂仁  白蔻  半夏  干姜

水饮-前方加肉桂;支饮-加故纸、益智,更用斩关丸下痰;悬饮-加芜花、草果,搜出肋缝之疾;溢饮-加虎骨、威灵仙。手加干姜,足加附子。

少阴真阳素旺之人,外邪传入,则比协火而动。心烦不眠,肌肤熯燥,神气衰减,小便短而咽中干,法主黄连阿胶汤,分解其热,润泽其枯;真阳素虚者,外邪传入,则必协水而动。阳热变为阴寒,目瞑倦卧,声低息微,少气懒言,身重恶寒,四肢逆冷,腹痛作泻,法主温经散邪,回阳止泻。

清热润燥  :  人参、竹沥、阿胶、天冬、玉竹。手加桑枝,足加桑根。

回阳止泻  :  附子、干姜、黄芪、白术、半夏、砂仁、故纸、益智

茵陈附子汤:  人参、白术、茯苓、附子、干姜、茵陈

厥阴由纯阳无阴之证,由纯阴无阳之证,由阴阳错杂之证。张目不眠,声音响亮,口臭气粗,身轻,恶热,热深厥深,上攻而为喉痹,下攻而便脓血,此纯阳无阴之证也。法主破阳行阴,以通其厥。四肢厥冷,爪甲青黑,腹中拘急,下利清谷,呕吐酸苦,冷厥关元,此纯阴无阳之证。法主驱阴止泻,以回其阳。腹中急痛,吐利厥逆,心中烦热,频索冷饮,饮而即吐,烦渴转增,腹痛加剧,此阴阳错杂之证也。法主寒热互投,以去错杂之邪。

喉痹者用  玉竹、天冬、石膏、鸡子白

便脓血者  生地、阿胶、黄连、鸡子黄

驱阴止泻用附子、干姜、砂仁、半夏、黄芪、白术、吴萸、川椒

阴阳错杂用上方浓煎,另用川连浸取轻汁和温服。

凡病总不外乎六经,以六经之法按而治之,无不立应。见一经之证,即用一经之法。经证、腑证兼见,即当表里两解;若太阳与阳明两经表证同见,即用桂枝、葛根,以合解两经之邪;见少阳,更加柴胡;兼口渴而小便不利,即以三阳表药加入五苓散中;兼口苦咽干,目眩,更加黄芩;兼口燥心烦,渴欲饮冷,当合用白虎汤于其间,并三阳表里而俱解之;若三阳表证,与三阴里证互见,谓之两感,即当用解表于温经之内;若里重于表者,但当温里,不可兼表。无论传经、合病、并病、阴阳两感,治法总不外乎此。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