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伤寒大论独擎天,经方之术广济世。

志业古中医,研习针与药,顺势利导调治南北往来人。务祈遂愿默默帮助!

 
 
 

日志

 
 
关于我

怎样算开一张疗疾去病的好处方呢?能体会到诊病遣方用药的节奏韵律,及患家调治药后的欢喜,医者胸怀欢畅的心情和成就感。

网易考拉推荐

《伤寒杂病论》炒甘草  

2012-12-20 17:09:15|  分类: 一针二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仲景在《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经典著作中,在用甘草一药时为数甚多, 历代用甘草,均以炙甘草治脾胃气虚,生甘草清热解毒。然而,近代一些中医专家跳出传统,各显新招。这些著名老医应用甘草的经验结晶,为祖国医学又增添了一份光彩。
          古人云:“诸药中以甘草为君,功能调和诸药,遂有国老之号。”甘草是本草王国中的“国老”。南北朝时,陶弘景对国老的解释为:“国老即帝师之称,虽非君而为君所宗。”明?李时珍还赞美说:“甘草协和群品,有元老之功,普治百邪,得王道之化,可谓药中之良相也。”不管叫“国老”也好,称“良相”也罢,这都说明甘草是本草王国应用最多的药物。
已故盐山名医张锡纯认为,古方治肺痈初起,单用粉甘草四两,煮汤饮之者,恒有效验。对此,张氏又有发挥,他的经验是:对于肺结核之初期,咳嗽吐痰,微带腥臭者,恒用生甘草为细末,每服钱半,用金银花三钱煎汤送下,日服3次,屡屡获效。
蒲辅周先生用“甘草油”,可谓一绝,其法是用大甘草,刮去皮切细晒干,勿用火焙,研成细粉末,经纯洁芝麻油(或纯洁菜油亦可,花生油及其他杂油俱不可用),用磁缸或玻璃缸,将香油盛入缸内,再纳入甘草粉,浸泡三昼夜,即可使用。此方一切火毒疮疖,以及溃久不愈之溃疡俱效。如遇初起之疔疮,阴部溃疡,厚涂于上,干时再涂,能泻火消肿止痛。蒲老说:“我曾用数十年,颇有效。小儿暑天热疖疮,其效显著。经过数十年,用之满意,疗效好,价廉。”
    借助甘草“清热解毒”作用,治疗疮疖痱毒和脓肿,中医研究院阎孝诚先生颇有心得。阎氏曾于1965年夏,在山西巡回医疗,治疗不少疖肿和痱毒患儿,初用一般清热毒的黄柏、蒲公英、紫花地丁之类,虽获效于一时,但多反复。后改用生甘草,马齿苋30克,忍冬藤30克,生大黄30克,共研细末,每次服10克,1日服3次,重者水煎服,按上药剂量,每日1剂,一般5-7日获愈,很少复发。从此以后,阎氏应用上方治种皮肤感染病,每每获效。
     对荨麻疹、湿疹、紫癜等过敏性疾,重用甘草治之,效果也很好,一般3-5岁儿童用量可达30克。不仅如此,阎氏还善用甘草调理一些慢性疑难杂证:以炙甘30克,灵芝30克,胎盘粉30克,共研细末为丸,每丸重6克,每日3次,每次1丸,用于哮喘缓解期、肾病综合征减用或停用激素之时,再障病的辅助治疗,效果均较理想。
    另用炙甘草30千克,黄精30千克,益智仁30千克,石菖蒲30千克,熬膏,兑入生晒参、紫河车细面各6千克,搅匀,烘干后压片,每O.3克,每服6-10片,每日3次,功能益气补精,治疗五迟五软,大脑大脑发育不全和久治不愈反复发作的癫痫,实属独特。
    古人云:“呕家忌甘”,可河南中医学院的郑颉云先生却不以为然,他常用生甘草30克,生大黄3克,伏龙肝15克,专治热吐证,临床表现为食入即吐,吐物酸臭,便干,舌质红,苔黄厚,脉滑数,一般1-2剂即能止吐。
   

           张仲景在《伤寒论》和《金匮要略》这两部医学经典著作中,在用甘草一药时,注明炙用者为数甚多,约有lOO多处,其中不注生用与炙用者的,在《伤寒论》中有甘草汤、桔梗汤;在《金匮要略》中则为数更多,还有的注明要炒用。近阅《五十二病方》一书,甘草凡四见,既没注明生用亦未注明炙用。由此看来,远古时期甘草为生用,至汉代对于炮制已日趋完善,并提出了甘草的炙炒方法。
    甘草一药,性味本属甘平,有通行十二经输,缓急止痛之功,而又善于调和诸药,故热药用之以缓其热,寒药用之则又善缓其寒,寒热相杂,入甘草一药而得其平。例如附子理中汤,以甘草缓姜、附之热,承气汤以甘草缓硝黄之寒;小柴胡以甘草既缓柴胡、黄芩之寒,又缓半夏、人参之温。是故甘草,以味为治也。
     至于甘草一药,是生用还是炙用,必须从仲景组方法多方面加以分析探讨,才会得出正确的结论。发汗解表的方剂,如麻杏薏甘汤、防己黄芪汤等,甘草皆炙用。清热泻火的方剂,如白虎汤、芍药甘草汤、黄芩汤、调胃承气汤、栀子柏皮汤等,甘草亦炙用。温中散寒、降逆止痛之附子粳米汤,甘润补中、安神补心之甘麦大枣汤,温补冲任、暖宫散寒之温经汤等,甘草亦炙用。若据甘草生则泻火、熟则温中的道理去分析经方,生熟其功效则大相径庭。解表用炙,清热亦用炙,温中用炙,散风湿亦用炙,统观经方,可见仲景用甘草时对生与炙,是没有严格的区分了。
     自汉以后《千金要方》、《干金翼方》《外台秘要》、《太平圣惠方》、《济生方》、《博济方》、《苏沈良方》、《伤寒总病论》、《本事方》、《三因方》、《局方》用治百病,几乎无不用炙,这样在炙法上更进一步复杂化了。《雷公炮制论》在论述甘草制法时总结了三种方法,曰酒浸蒸,曰涂酥炙,曰炮令内外赤黄。《本草纲目》又多用长流水炙之,或用浆水炙之。后来竟发展到炒黄更以蜂蜜炙之。可想而知,甘草一药,也不得不随着这些不同的、复杂的炮制方法,而改变其本来的性质了。所谓古人用炙甘草以治百病的说法,已经不成定论,缘何后人仍沿袭这种说法呢?
     以愚之见,甘草一药,其主要产区为内蒙古自治区、山西、甘肃、宁夏各省,以及东北各省,春秋二月、八月为最佳采集季节,整个华北北部地区,二月尚未开冻,八月已下霜雪,这两个季节挖掘出来的甘草,一般不容易在短期内晒干。况且甘草一药又多含粉质及糖分,如不及早使其干燥,则易于霉烂、虫蛀。古人为了尽快使其干燥,则分别铡成段,于火上烘烤或火炕上烘干,贮存于通风处。古人不言烘而言炙,不言烘甘草而言炙甘草,由此可见,古人所谓炙甘草,实际上是经过烘烤而干燥的生甘草,其性味甘平冲和,故而古人有:“热药用之以缓其热,寒药用之以缓其寒”之说。然而今天的炙甘草,是把甘草一药炒成老黄色,然后再加蜜炒,这样炮制,甘草便失去了它的甘平冲和之性。所以今人有“生则泻火,熟则温中”的论点,是不足为怪的。
------《孙朝宗医论集》

按:临床上我分两类用,调和药味用小量,治病用大量,如甘草泻心汤就用生甘草30克,炙甘草汤用45克,清热解毒用20、30克,甘草干姜汤用甘草30克,60克,从未发生中满水肿的问题,个别出现大便稀。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