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伤寒大论独擎天,经方之术广济世。

志业古中医,研习针与药,顺势利导调治南北往来人。务祈遂愿默默帮助!

 
 
 

日志

 
 
关于我

怎样算开一张疗疾去病的好处方呢?能体会到诊病遣方用药的节奏韵律,及患家调治药后的欢喜,医者胸怀欢畅的心情和成就感。

网易考拉推荐

麻黄妙用功效多  

2012-12-20 16:32:38|  分类: 一针二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黄的三大功用:发汗、平喘、利水,在临床上疗效是可靠的。对于麻黄其它方面的作用引起了我的注意。从此,我就开始步入了用麻黄治各种疾病的坦途。具体有笔记记载如下:

     止疼妙药有麻黄。麻黄止痛的作用,下列经文以证之:
35.原文  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麻黄汤主之。《伤寒论》
原文  湿家身烦疼,可与麻黄加术汤。发其汗为宜,慎不可以火攻之。《金匱要略》
原文  病者一身尽疼,发热,  日晡所剧者,名风湿,此病伤于汗出当风,或久伤取冷所致也,可与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金匱要略》
原文  诸肢节疼痛,身体尪赢,脚肿如脱,头眩短气,温温欲吐,桂枝芍药知母汤主之。《金匱要略》
原文  病历节不可屈伸,疼痛,乌头汤主之。
《千金》三黄汤  治中风手足拘急,百节疼痛,烦热心乱,恶寒,经日不欲饮食。《金匱要略》
上述方中均有麻黄为要药。可见麻黄治痛不是空穴来风,恣意杜撰。麻黄止痛的显著效果,我也是经过多年的学习和临证才认识到的。尤其是在治疗风湿痺痛中为我必用之药。“坐骨神经痛多为坐卧湿地,感受寒湿所致,沿足太阳经脉发病。因此和太阳经气的不通有密切关系。麻黄能疏通太阳经气。张锡纯谓麻黄“于全身脏腑经络,莫不透达,而又以逐发太阳风寒为主治之大纲”。但一般用量作用甚微,不足以除此沉疴,常须用至15---30克。

       再看近人运用麻黄治痛医案更是令人拍案叫绝,不容置疑。
案例1:王某,女,39岁,医生。从1962年起手指关节肿痛,渐延及碗、膝、踝关节肿痛,初服抗风湿性类的中西药,尚能缓解疼痛。至1 970年两手指、腕、踝、膝关节肿大畸形呈梭状屈伸受限,行走困难。患者罹患缠绵十载,痛楚万分,给董氏写信索方。根据信中描述脉证,拟越婢加术汤合乌头汤加减。处方:
麻黄120g,生石膏500g,生白术60g,红花12g,灵仙9g,乌头15g,防风12g,甘草9g,生姜15g,大枣15枚。
患者视麻黄用量较大,120g,不敢服用。踌躇10余日,觉得将处方各减一半试服。服后汗不出,心不烦,夜睡甚安,未见有副作用。于5天后,决定按照上方原量内服。约11时许心烦汗出如水洗,身疲惫无力,旋又入睡。次日见关节肿胀全消,周身如去千斤重,行动自如,遂以益气养血、补益肝肾、活络祛风法,连服20余剂,恢复正常。(董长富医案)
案例2:男患,46岁,1987年1月5日初诊。
患者坚持常年冷水浴10余载,极少生病。2个月前出差北方,跋涉奔波,左足外踝曾扭拐数次(未扭伤)。返家后因久坐、熬夜而受凉,感觉左小腿肌肉酸痛,未尝介意。25天前的黄昏,左小腿疼痛加剧,不时痉挛,不敢伸直,不能站立。
当即热敷、搽麝香舒活灵,贴麝香虎骨膏,服消炎痛、布洛芬等,挛痛渐渐缓解。但半夜时挛痛增剧,患者呼痛、呻吟达旦。
翌晨请一中医来诊,医予以艾灸、针刺,并疏重剂芍药甘草附子汤,服2剂而剧痛略减。
复诊于西医外科,被怀疑为“缺钙”、“痛风”、“小腿肌肉损伤”、“半月板损伤”、“交叉韧带损伤”等。但经实验室检查,血钙、尿酸均在正常范围;经X线摄片,亦未见左腿诸骨关节之异常。既无法确诊,便只能“对症治疗”,而予以消炎止痛药及维生素。
不得已改延一老中医诊治。老中医细察精详,熟思良久曰,  “此为小腿伤筋、风寒侵袭之证”。治疗方案为:①内服舒筋活血汤加减,药用羌活、独活、川芎、防风、秦艽、牛膝、乳香、没药、血竭等,1日l剂;配服三七粉、云南白药、跌打药酒。②外用祛风散寒除湿活血中草药,煎水乘热熏洗,1日3次。③艾灸、针刺左腿足有关穴位,1日2次。诸法兼施、综合治疗23天,仍无明显起色。
刻诊:左腿足畏寒,肌肉萎缩,不敢伸直,伸直则挛痛。右侧卧时疼痛稍轻,如左侧卧或仰卧,则疼痛难忍。下午、夜间疼痛增剧,不时痉挛;上午疼痛较轻,且能弯腰曲背,扶杖而移动几步,但不敢直立,直立则剧痛不已。纳可,舌脉无明显异常。
阳虚阴盛、寒凝腿络之痛痹,治宜温阳消阴、祛寒通络。
处方:
(1)取阳和汤之意,合麻黄附子细辛汤:生麻黄50g,熟地lOOg,北细辛30g,熟附片100g. 3剂。
煎服法及禁忌:熟附片先用文火煮沸1小时,纳诸药,再用文火煮沸40分钟,连煎2次,约得药液500ml,分5次温服,1日1剂。忌食醋、水果及其他生冷食物。
(2)山萸肉500g,用白酒2000ml浸泡7天以上,备用。
二诊:服药1剂,左小腿疼痛显著减轻。服完3剂,坐、卧时左腿已能伸直,且能扶杖徐行百步,但仍不能长时间直立。
效不更方,原方续进3剂。
三诊:左小腿疼痛消失,已能较长时间直立,可弃杖缓行数百步,唯觉左腿足较沉重、不灵活。
嘱其每日午、晚饭后各饮山萸肉酒50ml,连饮15天。
1个月后随访,已经康复如初。(余国俊医案)

甄某,女,35岁。右下肢后侧窜痛连及腰背,难以行走,兼头身困重,舌淡红,苔白腻,脉沉缓。前医以化瘀止痛,温阳通络方10余剂无效,且增纳呆腹胀。综合脉证,考虑为寒湿痹阻,经络不通。方予麻黄20克,附子15克,薏苡仁50克,白芍50克,木通15克,党参30克,甘草10克,水煎一小时,分服。2剂后病减大半,复进3剂,病告痊愈。
后以麻黄15~30克,附子15~30克,白芍30~60克,薏苡仁30--60克,地鳖虫10克,甘草10克为基础,年高体弱者,加党参;腰膝沉重者,加防己、木通;咳则痛剧者,加桑白皮、杏仁。久煎一小时。治愈本病患者不下数十人。但患者见舌红无苔、脉细数等阴虚之象,则宜慎用。”(89.3.26记)
通过这篇文章的学习,我的脑海里就留下麻黄能治痛的印象,因该文有论有案,所以深刻。在以后的临床中就有意去找机会验证。结果一验就灵。记得曾治一例六十多岁的男性患者,腰椎增生引起腰腿疼,走路蹒跚,一步一趋,甚是痛苦。吃了很多祛风湿止痛和消炎痛一类的药无效,又做了推拿按摩也无济于事。最后又打封闭针,略能好几天,还是疼痛。于是经人介绍,找到了我,要求中医汤药治疗。我一看是这病,凭着过去的经验认为没啥治的,小菜一碟。于是开出了常用的独活寄生汤,五付,满以为,药到病除,病人高兴称谢。
谁知一周后,病人复诊仍然是一脸痛苦不堪的样子,不用问就知效果不咋样。果然病人说五付药吃完了,稍有点感觉,但不明显。病人是个知识分子,很会说话。叫我看来就是没效,只不过病人给大夫一个面子罢了,因为还要请你继续治疗嘛。看到这里,我思之良久,想应该怎么继续治疗,该用什么方药。突然就想到麻黄和以前读的书中医案,这不就是一个机会嘛,用麻黄试试看。
时诊病人,体虚白胖,舌淡苔略腻,脉弦滑无力,有高血压,饮食二便基本正常。对于高血压一症使我在用麻黄时思之又思,能不能用麻黄,血压升高怎么办?但又一想我是中医,不能圄于西医药理去治病。况且独活寄生汤中的杜仲有降压作用,应无碍。写到这里,插一句,各位看:西医的理论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影响人,连我一个纯粹的老中医都不得不受制于其,可叹!可憾!好在我还是以中医理论和实践为主,将麻黄15克加入独活寄生汤中,3付,水煎服,还是心有余悸,不敢开5付。结果,三天后,病人笑颜逐开来到诊所,告诉我这三付药真管用,吃完以后,疼痛大有减轻,要求继续开药治疗。我听后心中一惊,既高兴又感叹。高兴的是见效了,对得起病人了;感叹的是麻黄的作用太神奇了,居然止痛效果这么好和快。兴奋之机还有一丝担忧,血压怎么样?高了没有?急忙又测了血压,在正常范围。并且病人还告诉我这几天降压药也没吃。听后,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了。实践证明西医的药理试验结论并非完全正确,此又长一智也。该病人以后又服了二十余剂麻黄加独活寄生汤基本治愈骨质增生引起的腰腿疼痛。

      几年下来,用麻黄加入各种方中治疗疼痛,得心应手,屡用屡效。诸如,肩周炎用阳和汤加重麻黄,坐骨神经痛用独活寄生汤加麻黄,类风湿关节炎用桂枝芍药知母汤加麻黄,葛根汤治颈椎痛等等。效果非凡,疗效可靠。诸位同道不妨一试。

            四川省万县郑惠伯主任医师的多年临床经验,认为麻黄的功用远远不止上述三种,其用途甚广。麻黄除用于治风寒表证、外感喘咳、风水浮肿等证之外,对重症肌无力、颜面神经麻痹、多发性神经根炎后遗症、遗尿及子宮脱垂等病,也都有很好的疗效。但并非单用麻黄治之,而是在辨证立法的基础上,于方中加入麻黄,即见奇效。
        重症肌无力,属于中医痿证范围。1 959年郑医师曾治一例。患者系女教师,三十余岁。其咀嚼肌、吞咽肌、眼肌都麻痹,每日饭前必须注射新斯的明,才能咀嚼吞咽。中药曾用温补脾肾之类,如黄芪、附片、党参、白术、仙茅、淫羊藿、当归、川芎及人参再造丸,疗效不明显。后于方中加入麻黄,剂量由6克增至1 5克,患者病情大有好转,最后不用新斯的明,亦能自己进食。
颜面神经麻痹,中医谓风中经络,多以牵正散为主,辅以针灸治疗,有一定疗效,但收效缓慢。郑医师曾治何某,已用牵正散加味及针灸治疗一周无效。便在原方(白附子、全蝎、僵蚕、蝉蛻、防风、荆芥、当归、川芎、桂枝、白芍、白芷)中加入麻黄、葛根,服三剂患者颜面即牵正。此后,凡遇此病,开始就加入麻黄,疗效明显提高。
            治疗多发性神经根炎后遗症,将麻黄加入补阳还五汤中,经多例的临床观察,均获较好的疗效。
            遗尿,是小儿常见病,多为肾气不足,膀胱虚寒。常用方如缩泉丸、桑螵蛸散,有一定的效果,但很难速效。如加入麻黄,收效即快。
用麻黄治子宫脱垂的来历,乃四川忠县黄天星医师用加味乌头汤治风湿痹,于无意中治愈老年妇女多年不愈的子宫脱垂(三度下垂),后在当地推广,曾治愈近百例二至三度子宫下垂。其方中有麻黄24克,他曾将麻黄减量,则效果较慢;若去麻黄,则基本无效。其方如下:黄芪24克,麻黄24克,二乌各1 5克,川芎1 2克,白芍1 2克,黄芩12克,生地1 5克,甘草6克,蜂蜜60克。
麻黄的以上妙用,古今已有所论,并非独创。至于麻黄的广泛运用,尚有不少新的苗头,如用于心律过缓、抗过敏、脑血栓等。麻黄的临床应用,还有一些奥妙,则非管窥所能见其全貌也。
         【岐黄用意】------巧治疑难杂症
          大汗用大剂麻黄取效之验谈
          麻黄发汗、麻黄根止汗之说,几乎尽人皆知,“有汗不可用麻黄”亦成为戒条。而大汗用重剂麻黄取效者亦有之,特录于后:
              江西名老中医姚荷生教授于抗战期间曾遇—40余岁患者,男性,常近酒色,炎暑外出经商,中途步行,双足灼热难忍,于清溪中欣然洗濯,顷刻间脚痿不能任地,遂抬回家中,延姚诊治。见其榻前堆置毛巾甚多,频频拭汗,尤以下肢为甚,但双足不冷,亦不恶风,口微渴,食、纳、二便以及神色、舌苔均无特殊表现,尺沉稍欠流利。姚老根据季节、病史判断其属于《内经》所谓“湿热不攘”着则生痿蹵”者无疑。但据大汗、脉尺沉以及患者的生活史,当挟有肾虚。以苓桂术甘汤合二妙散化气行湿兼清热而不碍正虚之法,自以为考虑周全,私心窃慰。谁知患者连服六剂,仅汗出稍减,足痿毫无起色。患者焦急难耐,欲请“草药郎中”,但此医常以猛药治疗顽疾,又未敢轻易领教,故而拜托姚老主持判定。姚自忖无能速效,半出虚心,半出好奇,不得不于另室窥之。未几,草医果来,一见来及问病,即指患者脚曰:“你这是冒暑赶路,骤投冷水得的呵!”姚已叹其诊断之神,及闻其不但确有把握治愈,并刻期三天下床行走,更觉得有观其处方之必要。见其药用满纸,几达廿余味,反复玩味,似不出麻黄,杏仁,苡仁,甘草大法,另草药外敷未见写处方,患者处方后,对麻黄用至二两深有顾虑,草医有所察觉而申言:“照本意要用四两,你们害怕,今用二两决不可少”。为此,患者坚称如姚老不作主,决不进服。姚老根据现场见闻,再三考虑,该草医既然认识本病的发病原因,用药又无原则性错误,况大汗用麻黄《千金》早有先例,但恐万一大汗亡阳,嘱其预备参末,以防不测。患者闻之,认为有备无患,立即进药,与此同时也敷了草药。服药后大汗顿减,下床行走,一如预言。姚老叹服之余,只有暂时归功于无法探询之外敷草药。谁知不久,气候更加炎热,居室主人之姨妹,素业冒暑营生,突遇暴雨,两脚痿废,其子背负登门求诊于姚老,亦见其汗出淋漓。仑促之间,乃授前例而用之麻杏苡甘汤合三妙散(麻黄连根节用量仅24克)一剂,翌晨患者即能步行复诊,取效之速,超出前例。细思本例与前例比较,起病为短,但并未使用外敷草药,可见原以为归功于外敷草药,其实未必尽然。现在虽时隔四十余年,姚老对此仍念念不忘。
                   考古代名医善用麻黄者,首推张仲景,从其配伍的麻黄方剂来看,无汗用麻黄的方剂固为多数,但有汗用麻黄的方剂亦有成例,如麻杏石甘汤证之“汗出而喘”、越婢汤证之“续自汗出”等,不过二方有汗用麻黄皆以石膏配任而且石膏的剂量超过麻黄剂量的1/3或1/2。石膏为里药,麻黄为表药,里药重于表药,  自然就影响了麻黄解表发汗的作用。而草医所开的处方并无石膏,麻黄剂量又远远超过了历代文献。如此大剂量的麻黄不仅未发汗,倒反起到了止汗的作用,这对麻黄的用量和功用,确实是一个新的发现,说明麻黄既能发汗又能止汗,具有双向的作用。汗出有虚实之分,闭脱之异,凡表虚自汗,阳虚自汗,阴虚盗汗以及一切脱证的自汗,麻黄当在禁例;上述两个病例,凡遇暴热暴冷使人体经络,腠理骤然闭阻,以致邪正相搏过甚,内闭巳极致汗出淋漓,这种汗势出之较猛,通过大剂麻黄使经络腠理之闭阻得以疏通,从而汗出自止。或许有人问,闭证多无汗,何以反汗出?我认为闭证有轻重缓急之分,如属骤用剧烈刺激者多为重闭症,物及必反,内闭过甚,正邪相搏,故反汗出。用此,辨证必须明病机,才能达到审证求因,审因论治的目的【长江医活】------龚子夫

苏新民山东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   

        麻黄有三大功用:发汗、平喘、利水,临床上疗效可靠。但麻黄的功用远远不止三种,其用途甚广,除用于治风寒表证、外感喘咳、风水浮肿等证之外,在辨证立法的基础上,于方中加入麻黄,可增加疗效,举例如下:

  慢性腹泻:麻黄与前胡合用可治慢性腹泻。肺与大肠相表里,麻黄宣通肺气,调整大肠气机,分利肠中水湿;前胡宣肺降气,肺气得宣则肠中之气顺,里急得缓。二药相互为用,腹泻自止。一般麻黄与前胡用量之比为1:2或1:3。

  脑梗塞后遗症:脑梗塞后肢体瘫痪病人,在使用活血化瘀药物的同时,加入适量麻黄,可增强疗效,促进病人的肢体恢复活动功能。

  疲劳综合征:麻黄对疲劳综合征有良好的疗效。单用10~15克煎服即可。如与人参、制附片、细辛等配伍使用则效果更佳。

  小儿遗尿:小儿遗尿是儿科常见病,多为肾气不足,膀胱虚寒所致。常用方如缩泉丸、桑螵蛸散,有一定的效果,但很难速效。如加入麻黄,收效即快。

  雷诺氏综合征:雷诺氏病是血管神经功能紊乱所引起的肢端小动脉痉挛性疾病。以麻黄6~10克,当归尾10克,水煎服,对雷诺氏综合征有良好的疗效。但有高血压者慎用。

  腹痛:麻黄具有缓解胃肠道平滑肌痉挛的作用,因此有较好的治疗腹痛作用。如配合芍药甘草汤则效果更好。

  白带过多:妇女因寒邪凝聚,阳气被抑,致水湿不能运化、白带过多者,用麻黄效果甚佳。可用麻黄10克水煎服,日1次,连用7天。

  多发性神经根炎后遗症:将麻黄加入补阳还五汤中,经多例的临床观察,均获较好的疗效。

  消化不良:对于湿阻中焦困脾而引起的食欲不振消化不良者,在使用行气化湿、健脾开胃的药物时,加入麻黄6~10克,可明显使病人食欲好转,改善消化功能。

  子宫脱垂:老年妇女多年不愈的子宫脱垂(三度下垂),用黄芪24克,麻黄24克,二乌各15克,川芎12克,白芍12克,黄芩12克,生地15克,甘草6克,蜂蜜60克,水煎服。疗效肯定。

  低血压病:麻黄具有加强心脏收缩力及升高血压的作用,且能使血压上升较持久,可用麻黄10~15克煎服,常能取得明显的效果。

  功能性不射精:麻黄可通九窍,调血脉,以麻黄10克,水煎5~10分钟,每晚睡前服下;同时以麻黄研末,敷于神穴,连续7~10天。

 木易按:从以上医话我从中学到了治面瘫牵正散里加麻黄,以提高疗效;加麻黄治遗尿;用麻黄治汗出哮喘也是受后案启发。但是麻黄的发汗、平喘、利尿的基本功用也是要记住,因为这方面的案例多,就不选了。总之要学会运用每种药的用药思路和增加使用的广泛性。

     说了半天,我以为是自己的独得之秘,其实不然。我们的医圣老祖宗,早以用过了,只不过我们没有注意吧了,亦或是太注重麻黄的解表发汗作用了,忽视了麻黄的止痛作用。麻黄辛温,入肺和膀胱经。有解表散寒、宣肺平喘、利尿消肿之功效。-一般方书均列在解表散寒药之首。其实,麻黄的作用十分广泛,除用于外感风寒外,《本经》言其“破癥坚积聚”;  《日华子本草》谓“通九窍,调血脉”;《现代实用中药》认为“对关节疼痛有效”。据此,我们要放开眼界,不断探索和研究麻黄未发现的作用,本文只是谈了点麻黄治疗方面的作用,仅是抛砖引玉,望大家能涌跃跟帖,多谈些这方面的体会和经验,以便交流。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